文学常识题库

第九百七十四回 情歌对唱沧狼行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2
  • 178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屈彩凤说起这些,脸上现出一副同情之色:“对于这些太监来说,因为整个人完全没有正常人时的尿意,甚至不知道自己何时要小解,所以尿湿裤子,是时有的事情。 ”“也正因为这样,会惹得皇帝也嫌他们身

第九百七十四回 情歌对唱沧狼行最新章节

屈彩凤说起这些,脸上现出一副同情之色:“对于这些太监来说,因为整个人完全没有正常人时的尿意,甚至不知道自己何时要小解,所以尿湿裤子,是时有的事情。

”“也正因为这样,会惹得皇帝也嫌他们身上臭,所以太监们就会穿得花花绿绿的,象女人那样抹香涂粉,展慕白只怕就是这样。

”李沧行以前还没有听过这样的太监秘史,今天居然从屈彩凤一个女人的口中得知,眼睛睁得大大地,长舒一口气:“想不到会这样,唉,展慕白也真够可怜的,为了报仇,竟然吃了这么多的苦。

也难怪他这个人都变得有些不正常了。 ”屈彩凤摇了摇头,神色变得黯淡了起来:“沧行,也许,也许当年我受人蒙骗,找错了对我师父的报仇对象,无端地和伏魔盟各派开战,也给这些门派的侠士们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展慕白,岳党他们至少还留下了一条性命,现在还可以向我复仇,可是那些死去的人,如岳先生的家人,还有峨眉派的晓风师太,却是再也不可能死而复生了,于情于理,他们这些人是因我而死,我也应该赔他们一条命才是。

”李沧行皱了皱眉头,上前几步,扶住了屈彩凤的双臂,正色道:“彩凤,事情都过去了,连楚前辈,还有瑶仙也愿意放下跟你的恩怨与仇恨,此事就不要再提了,现在只有谢婉如一人还一直不肯原谅你,但她那也是因为误会了你,等她想通了,加上这次我们被她亲手埋在这里,也算是死过一回,以后若是能出得去,想必她也不会有什么话好说了。

彩凤,千万不要给自己背上负担,好吗?”屈彩凤勉强地勾了勾嘴角。

带起一抹微笑,说道:“好了,沧行,我心里有数的。 谢谢你开导我,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李沧行看了一眼远处的池子,说道:“彩凤,你现在还能走得动路吗?”屈彩凤点了点头:“你别把我看得太不堪了,我也就是中了一剑而已。 还不至于不能行动,沧行,帮我个忙,把那池子水弄热一点,我现在不能运功,只怕,只怕一开始不能承受那水中的寒气。

”李沧行“噢”了一声,站起身,走向了那池子,坐到了池边。

那池水已经是一汪碧绿,连刚才自己洗浴时逼出的体内杂质与汗垢,也早已经被冲得无影无踪,他心中暗暗称奇,看来那地缝之中大有名堂,等自己治好屈彩凤这几天之后,还得想办法练习水性,然后下去一探究竟才是。

耳后一阵风声响动,李沧行抬手一接,却是一道粗黑的厚布。

还有一条长长的红绳,只听屈彩凤银铃般的声音响道:“沧行,请你蒙上眼睛,我现在要出来了。

还有,把红绳系在手腕上,我这里也跟着系上,我们的联系,就靠这个红绳。

”李沧行点了点头,先是把红绳牢牢地系在了手腕之上。

然后又在自己的眼睛上,把黑布厚厚地蒙了三圈,他的半个脑袋都给这黑布缠着,在屈彩凤这里看来,显得异常地有趣。 屈彩凤笑道:“沧行,转过头来,看石床这里,你能看到我吗?”李沧行转过头,眼前只是一片黑暗,连一点光线都没有,他摇了摇头,说道:“彩凤,你在哪里,我什么也看不见。 ”屈彩凤心中窃喜,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来,很快,就只剩下了贴身的胸围子和一条亵裤,她用石床上的一块狼皮围子裹着自己的躯体,说道:“沧行,你现在看到了什么吗?”李沧行这会儿正把双手放在池中,周身都腾着红色的天狼真气,把这池水煮得开始慢慢沸腾起来,他闻身向后看去,仍然是一片黑暗,摇了摇头:“彩凤,你是怎么了,我这眼睛上蒙了布,又能看到什么?”屈彩凤点了点头,走到衣柜边,挑了两件贴身的**里裤与白色的丝绸睡衣裤,搭在肩头,又拿了床上的香胰子和花瓣箱,身上裹着狼皮围子,两条修长的美腿一步一款,走向了池边。

李沧行只觉得一阵芳香之气越来越浓烈,由远及近,他知道是屈彩凤走过来了,他把头扭向了另一个方向,尽管嘴上有时候会耍点贫嘴,开开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但李沧行自幼思想就很正经保守,对男女大防这一块,还是非常严格地遵守,这会儿也是坚决地非礼勿视,非礼勿闻,可是不知为何,他却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甚至连呼吸也变得有些不规则起来。 屈彩凤看到李沧行的这个样子,心中窃喜,自己中意的郎君是个不折不扣的正人君子,即使面对自己这样的人间绝色,即使已经定情,也能守礼护法,比起当年徐林宗与自己年少初遇时,一边流着鼻血,一边猴急地大干快上,实在是两个极端,不过年龄渐长的屈彩凤,现在倒是真正地倾心于李沧行这种真正的正人君子,毕竟现在她最需要的,是那种绝对的安全感。 李沧行只觉得一声轻响,似是有什么物事落到了地上,而屈彩凤身上那熟悉的真实女人的味道,一下子钻进了他的鼻子里,那是那种混合了淡淡的山茶花幽香,却又没有被完全掩盖的少女体味,一如自己刚才在石床上,与她近距离接触时一模一样。

又是两样衣裤轻轻落地的声音响起,李沧行能感觉得到,这会儿屈彩凤已经完全脱掉了身上的每一件衣衫,随着一声轻轻的肌体入水时发出的响声,他也能感觉得到,屈彩凤已经步入了这池子,就在离自己不到一尺的地方。

屈彩凤的声音,透过这泉水上淡淡的,温热的雾气传了过来:“沧行,谢谢你,我习惯了一个人洗澡,不太习惯沐浴的时候有别的男人在身边,请你,请你能稍微离远一点点吗?”屈彩凤的声音,透过这泉水上淡淡的,温热的雾气传了过来:“沧行,谢谢你,我习惯了一个人洗澡,不太习惯沐浴的时候有别的男人在身边,请你,请你能稍微离远一点点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