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第一五零六章 夜空中的白骨王座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2
  • 8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剑芒与巨戟相比,看起来毫不对称,体积相差数十倍,但是,碰撞起来却是难分胜负。 半空中,剑芒与戟锋闪耀,爆发着恐怖的气机,光辉如流水一样扩散向四方。 数息之间,双方交战的千丈之内,已

第一五零六章 夜空中的白骨王座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剑芒与巨戟相比,看起来毫不对称,体积相差数十倍,但是,碰撞起来却是难分胜负。 半空中,剑芒与戟锋闪耀,爆发着恐怖的气机,光辉如流水一样扩散向四方。 数息之间,双方交战的千丈之内,已是无人敢停留,武尊强者靠近都会被重伤。 安家老怪物越战越心惊,心中杀意沸腾,这少年的战力实在太可怕了,远远超出了预期。

数月前,万年大墓中的交战,已是被各大势力推演出源头,那并非是秦墨的真正实力,应该是大墓中某种意志在主导,才使得这少年拥有那般恐怖的战力。 按照推测,这少年的真正实力,应该在武尊层次,足以匹敌武尊后期的绝顶强者。

之前,圣剑天楼派出队伍,袭击冰焱峰的一战,更是验证了各大势力的推测,这少年的真正实力已是到武尊层次,且在这一境界罕有敌手。

单是这样的推测,已是让各大势力寝食难安,秦墨才多大年纪,才堪堪二十岁,就已武至尊境。 若是给这少年再十年,或者更少的时间,岂不是要君临古幽大陆,无人可制。 现在,安家老怪物才知道错了,秦墨的战力已是接近武主层次,可谓是惊世骇俗。 “死!”双掌连挥,安家老怪物操控这杆巨戟,无尽鬼气涌动,化为无数诡异可怕的纹路,朝着秦墨席卷而去。

一刹那,似有一个巨大的鬼影出现,如同来自地狱的鬼主,持着这杆巨戟,横扫挥劈,充斥着无边的鬼厉之气。 秦墨感到窒息,这是一名武主的全力一击,且是以圣器挥出,让他感受到巨大威胁。

叮!佩剑一转,顿时剑锋剧颤,迸发雷霆一样的剑罡,正是那座剑楼的防御剑气,在漆黑虚空中绽放,如同一朵雷霆之花盛开。 整个虚空震动,产生一个剑之漩涡,散发着璀璨剑华,吞噬拉扯巨戟的攻势,使之力量不断削弱。

安家老怪物震撼,这是他最强的杀招,虽是伤体,无法发挥全力,却也是武主级绝杀,竟是这样被挡住。

并且,他感到这种雷霆剑罡很熟悉,而后惊觉,辨认出来,那是圣剑天楼的秘宝剑楼的护楼剑罡,这少年竟然参悟一二。

轰隆……剑之漩涡炸开,秦墨倒飞出去,握剑的手臂颤抖,虽是硬接了这一击,并未受伤,却还是被震飞出去。 “与武主之间,还是有差距的。 ”秦墨低语,这一次的验证并不算最满意,却也在意料之中。

武尊与武主之间,差距如同天壤,以尊境中期的修为,即便拥有种种底牌,也会落入下风。 “小孽畜,给本座死!”安家老怪物大喜,再次提聚力量,追击而至。

正在这时——远处,阵阵惨叫声响起,玄涅宗的许多门人在呼救,被银澄,天界战傀四处追杀。

“老东西,不愧是安家的做派,眼睁睁看着徒子徒孙死去,也不来相救。

”银澄讥讽,它是有意如此,让这些玄涅宗门人呼救,分散这老怪物的注意力。 安家老怪物睚眦欲裂,这里面有他看好的安家天才,岂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杀。 可是,错过这一次的机会,再想杀秦墨就难了。

此时,秦墨身形连退,已是即将脱离那杆巨戟的攻击范围。 不过,秦墨依然感到巨大威胁,猜测这老怪物有杀手锏未用,若是不顾一切,会相当麻烦。

轰!安家老怪物怒吼,灰白头发乱舞,迸射出滔天气势,其气机不断暴涨,很快突破至全盛时期。

“糟了!这老家伙想玉石俱焚!”胡三爷见状,脸色骤变,警示秦墨小心。 安家老怪物双目赤红,脸庞狰狞如厉鬼,他瞬间下定决心,催动绝杀秘技,损耗寿元也要击杀秦墨,此子不除,安家永无宁日。 银澄也是色变,它没想到这老怪物如此狠绝,尚未到绝境,就使用这种两败俱伤的功法。 秦墨皱眉,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就算武主级强者拼命,想要杀他也很难。 不过,如此一来,这一次奇袭玄涅宗的计划就不圆满了,难以尽全功。

咚!夜空中,忽有一团森白火焰燃起,一只玉骨手掌拍下,其手掌晶莹剔透,给人一种纤细如玉的美感,却是遮蔽星月。

一瞬间,月色银辉也黯淡下来,这只玉骨手掌落下,竟是无比庞大,笼罩了整个玄涅宗山峰。 噗!玉骨手掌一下握住安家老怪物,似是不经意的碾动,便是惨叫声传出,这老怪物被捏爆成一团血雾。 一名武主级盖世强者,瞬息间被秒杀,这样的变故,惊得秦墨等头皮发麻。 刷刷刷……天界战傀列成阵势,形成防御圈,将秦墨、银澄,胡三爷保护其中。

这种天界战傀虽是没有神智,却有着无比敏锐的战斗本能,判断出玉骨手掌的主人无比恐怖,会对秦墨等造成巨大威胁。

“这是……”秦墨脸色变幻,他认出了来者。 银澄、胡三爷则是倒吸一口凉气,很想调头就逃,谁能想到这位主会突然出现。

轰……夜空中,森白火焰跳动,一座白骨王座凝成,一抹倩影端坐其上,玉骨流转金辉,如同夜空中的另一轮明月,璀璨得令人无法正视。 这是一位骨族强者,气机晦涩,如海洋一样难以测度,却又有种奇异的生机,与人族的气息相近。

“墨师弟,数年不见,你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了。

师姐我很欣慰。

”那身影开口,直接道出身份,正是许久未见的黎枫雪行。

白骨王座上,她起身,森白骨焰凝聚,竟是开始重塑其身,重新化为黎枫雪行的模样,从夜空中翩翩落下。

前方,一位绝代佳人伫立,嘴角蕴着淡淡笑容,风华绝代,双眸清澈如湖,如水晶一样剔透。 秦墨一阵恍惚,仿佛回到了许久之前,他刚至千元宗时,初次遇见黎枫雪行的情景。

那一次的会面,却是怎么也想不到,会有后来的针锋相对。 不过,这一次再次重逢,秦墨才真正感受到,这位师姐的恐怖力量,仅是站在那里,就有一种崇山巨岳的压迫感,这是他从未体会过的压力。

骨族至尊-骨后!?关于骨族这位无上存在,秦墨后来听过种种传闻,传说,骨后存在的岁月并不算古老,并非是骨族的始祖,乃是出现在中古时代的中后期。 可是,骨后却无比惊艳,参透骨族无上秘典-帝骨十术,成为骨族至尊。

帝骨十术,传说威力震世,足以与远古时的分身术相媲美。

仅是这一点,就可见骨后的可怕,有人推测,若细数当世的最强者,这位存在绝对能跻身前十。 这里的排位,不仅指大陆万族,还将绝域中的恐怖存在算了进去。

“前辈,小狐狸给您请安!”未等秦墨开口,银澄已是行礼鞠躬,十分恭敬,当即就服软。 胡三爷也是连连点头哈腰,一副很谄媚,愿意为这位存在效犬马之劳的诚意。

秦墨则是皱眉,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位师姐,这是西城骨祸的发起者。 虽然,事后奕师曾推测,这是以祸止祸,否则,西城很可能会面临更大的灾祸。 但是,在秦墨看来,这是奕师在劝诫他,不要与这位存在发生冲突,所以才找到的牵强理由。

叮!黎枫雪行玉指轻弹,四周腾起无数骨焰,分袭向四面八方。

随后,惨叫声迭起,玄涅宗的门人被骨焰点燃,全身皮肤肌肉剥脱,五脏六腑焚烧起来,只有脑袋完好,却是没有死亡,不断惨叫着,这情景令人惊惧。 “捕猎我骨族生灵,这是你们应受的惩罚。 ”黎枫雪行轻语,在她身周,森白火焰已是翻涌,蔓延向整座山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