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事实证明,帮亲密的人做决定是一件蠢事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8-12
  • 43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事实证明,帮亲密的人做决定是一件蠢事2018-12-109:50发布者:查看:143评论:0原作者:直男摘要:她说有一个朋友在昆明开了一家小甜品店,刚刚续签了半年的租约,但是却因为家人要求准备

事实证明,帮亲密的人做决定是一件蠢事

事实证明,帮亲密的人做决定是一件蠢事2018-12-109:50发布者:查看:143评论:0原作者:直男摘要:她说有一个朋友在昆明开了一家小甜品店,刚刚续签了半年的租约,但是却因为家人要求准备出国留学。

于是就问室友要不要去接手那个店铺,开上一间属于自己的蛋糕店。 “喂,你说我要不要抓住这个机会啊?”上周末在家看电视时,室友抛出的这个问题显然是难住我了。

她说有一个朋友在昆明开了一家小甜品店,刚刚续签了半年的租约,但是却因为家人要求准备出国留学。

于是就问室友要不要去接手那个店铺,开上一间属于自己的蛋糕店。

我知道的,从高中认识她到现在,开个蛋糕店一直都是她的心愿,所以现在可能是她实现梦想最近的一个机会了。

当一个也许要五六年时间前行才可以到达的终点,如今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条捷径时,人难免是会心动的。

室友看似是在询问我的意见,但我明白她心里其实早就有了打算,不过是需要一点支持来证明她的决定没有错。 所以在短暂的思考之后,我只回了她一句没有什么实质性作用的废话:“只要你想去,我就会支持你。 ”我猜测可能会有人会留言说,作为朋友我这样是不对的。 对于这种大事,我应该做的是帮室友认真地分析利弊,给出自己最诚恳的建议,而不是自以为是地说一两句空话。

但这种做法却是我经历过很多事才明白的道理:不要轻易帮你爱的人做决定。

高中文理分科的时候,每个人都会经历很长一段纠结的时间,毕竟这是人生一个蛮重要的选择题,它或多或少会决定我们人生的走向。 所以当朋友犹豫不定,来询问我意见的时候,我很当真。

那时我觉得朋友是把我当成了一个很重要的人,不然这种事不可能会来问我的意见。

于是那天晚上,我把这个问题问遍了我身边的大多数人,同学、老师、家人,说明了朋友的现状,文理科的成绩如何,性格怎样,不过是把主人公换成了我。 为的就是综合全部人的看法,向朋友给出我更严谨,合情合理的建议。

你看,我这个朋友是不是当得特别称职,我敢说那段时间,我比朋友爸妈还要上心这个问题。

可是结果呢?他开始埋怨我了。 当朋友听完我的分析,决定选择理科的时候,我还很开心,觉得我终于不再只是每天和他吃吃喝喝的朋友,自己做了一点更有意义的事。 但在分科结束的两个月后,我发现朋友对我的态度发生了变化。 他开始在聊天的时候,透露出一丝埋怨,说自己有点跟不上理科的进度,很吃力,会假设要是当初自己选了文科会不会不一样。

尤其是看到我如同往日的轻松时,他语气不开心的情绪愈加明显。 后来情绪是怎么爆发的呢?原因很简单,只不过是一次模拟考朋友考砸了。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在一旁说着模拟考而已,不用当真的玩笑话,想借此来安慰下他。 可朋友听完我的安慰后,直接朝我吼了过来:“你当然不用当真啊,又不是你考砸了。

当初是谁让我选理科的?是你。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后悔,我当初就不该听你的。

”说完就甩头走了,留下一个还没反应过来的我呆滞在原地。 这件事我做错了么?我花了那么多时间,问了这么多人的建议,只为了帮朋友去选择一个看起来更对的决定,我这个朋友已经当得够格了,凭什么现在这些要怪罪到我头上。 你知道,矛盾一旦爆发了就两个结局,要么两人冰释前嫌,把问题全部解决重归于好,要么就是背向而行,成为陌路人。 很不幸,我和朋友的结局,最终走向了后者。

那时我开始明白,朋友这个身份很脆弱。

在选择发生前,我是他最先想到的第一人,可一旦爆发问题后,我却担负不起选错的责任。

不光是朋友,恋人也是如此。

我和前任谈恋爱的时候,一次聊天无意间谈到了毕业后的规划上。 当时我正大三,迈入了一个三岔路口,前方摆着三条路:考研,考公,准备实习工作。 在这个时候,理所当然对象成了我参考意见的「第一选择」。 毕竟他当时是我最亲昵的人,况且他已经考上公务员开始了工作,关于规划这件事比我擅长得多。

可当我想他抛出我的疑问时,出乎意料,他只说让我自己做决定。 那瞬间不生气是假话。 我已经把他纳入了我的人生规划中,所以在这种时候,我才更需要来自他的意见,因为这时我的任何选择,都可能会导致我们感情出现新走向。 他却以一种不在乎的态度来搪塞我,让我感到些微心寒。

但是在他说出理由后,我突然想到了高中的那个朋友,想到我那时帮他做决定后落寞的结局,开始理解对象的这句话了。 “因为我不想让你因为我的建议去改变想法,这样我承担不了那个未知的结局。

我希望在此刻你的所有决定都基于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如果我给出我的意见,你肯定会考虑到我而产生影响,那假如将来你后悔这个决定了,你肯定会怪我。 既然这样,那我就只做支持你的人。

”我们编辑部里有一个惯例,每次作者选不出标题的时候,就会要求一人至少出两个标题备选,收集结束后再扔到公司大群里让同事投票决定。

但就算其中某一个标题得票率再高,文章作者最终还是会选择自己的那一个。 这让我想到以前听过的一个言论:当一个人在两个选项上犹豫不决时,其实在他心里早就有了一个偏好选项,其它人的意见不过是影响判断而已。 我不知道这段话在别人身上适不适用,但对我而言,确实是如此。

因此在面对室友的犹豫时,我选择去相信去她心里其实早就有了打算,而不是自作主张的给出我的建议。

这是一件极有可能会影响我们现有关系的事,我不想成为误导她选择的人,也没能力去承担责任。 人际交往在我看来太过脆弱,在大多数时候都经历不起一起意料之外的状况,所以在有些时候,把选择权还给别人。 我们作为亲密关系的另一边,表示支持,就是最好的方式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