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1011,睡服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2
  • 151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这闷哼小而短促,转瞬即逝,让温小寒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她竖起耳朵,又屏息敛气的倾听了几秒钟,但并没听到任何的动静。 “果然是幻觉。 ”温小寒摇了摇头,心道。 然而,

1011,睡服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这闷哼小而短促,转瞬即逝,让温小寒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她竖起耳朵,又屏息敛气的倾听了几秒钟,但并没听到任何的动静。 “果然是幻觉。 ”温小寒摇了摇头,心道。 然而,就在下一刻,又是一声类似的,短而急促的闷哼传入了温小寒的耳中,当即让她蹙起了眉头。

“难道有人肚子痛?”温小寒想,闷哼的声音并非近在迟尺,而位于稍远一些的地方,听起来也不是王勃的声音,那就是苏梦瑶了。

温小寒便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起床去看看苏梦瑶的情况,毕竟,痛经对于女孩子来说,那也是常有的事。

温小寒还在犹豫间,闷哼再次响起。

这次的闷哼和刚才的两次又有不同,不仅多了些起伏,音量也大了不小,持续的时间也不像前两次那样转瞬即逝,而是拖了一个长长的尾音,听起来就好像苏梦瑶陷入了某种痛苦之中,在“嘤嘤”的哭泣。

温小寒算是一个成长在无忧无虑家庭里面的孩子,父亲是医生,母亲是公务员,从小家教良好,在家听父母的话,在校听老师的话,按照父母设计的道路,一路平平稳稳的上了大学。

因为乖巧懂事,所以和这年代的绝大部分女生一样,为了考大学,一心扑在学习上,中学期间并没谈过恋爱,尽管模样漂亮的她在初中,高中的时候并不缺乏追求者。 因为没谈过恋爱,也没机会,没渠道被岛国的教育片教育和洗礼,所以对于男女间的一些事情虽然也无数次的向往和遐想,但却并没有任何的经验,更不清楚男女间在一起做亲密之事的时候会发出什么声音。

对那种事,温小寒也只在脑海有个模模糊糊的概念,而这概念,大多也来自于她背着父母看的两本琼瑶的言情小说。 在男女之事上,可以说,现在的温小寒是相当的单纯跟“无知”的,说是一张白纸也并不为过。 无知的结果,便是直接把苏梦瑶两声控制不住的shen/吟当成了肚子痛。

不过,人毕竟是动物进化来的。

虽然没经验,但却有本能。 很多事情,不需要有人教,天生凭本能就能明白,然后无师自通。 后知后觉的温小寒在苏梦瑶第三次无法自控的“哼叫”出来之后,脑袋仿佛被人用棍子敲了一下,一下子恍然大悟,顿时明白了她所听到的声音的本质!“他们……他们竟然……”醒悟过来的温小寒瞪大眼睛,急忙用手捂住了嘴,满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苏梦瑶,王勃,这……这怎么可能……?”虽然看不见几米外发生的事情,但是毫无疑问,苏梦瑶不可能自己发出那种腻声。

尽管温小寒也知道不论男生女生,都有让自己“快乐”的办法,她自己也曾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躲在被窝里偷偷的尝试过,但那是在自己的闺房!此情此景,在身边尚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温小寒难以想象苏梦瑶会去做那种“自娱自乐”的美事,哪怕真的忍不住想做,在做的时候也肯定会极力忍住,不至于发出声来。 而现在苏梦瑶能够发声,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她不是一人,而是跟王勃在一起!两个男女在一起,而且其中的女生还发出了那种“异声”,他们在干什么?哪怕温小寒从没经历过那种事,也一下子明白了!明白过来的温小寒心头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难以置信!因为不论是王勃还是苏梦瑶,在她眼中,都不是那种胆大包天,恣意妄为的人。

苏梦瑶固然开朗大方,在平时跟王勃的交往中也相当的主动,但也不至于大胆到敢当着她和张唯的面去朝王勃投怀送抱啊!况且,王勃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么?她这样主动的贴上去算什么?不担心被她和张唯知道后看不起她?觉得她贱和不要脸?而王勃,通过几次和王勃的接触,对方的文质彬彬,斯文有理给她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甚至另她一度芳心萌动,一缕情丝系在了对方的身上。

难道自己看错了?斯文只是其表象?隐藏在那张斯文皮面下的,是一头……冲动的禽兽?斯文禽兽?一时间,温小寒只感觉自己的脑海混乱极了,很有一种强烈的冲动,那就是走过去看看到底是王勃上了苏梦瑶的床,还是苏梦瑶钻了王勃的窝!其次,便是一种强烈的愤怒和失望,一种说不清楚的,也不知道究竟应该针对谁的愤恨和失落,以及某种不被尊重的侮辱!不过,随着苏梦瑶从嘴里持续发出那腻人的,时断时续,似哭似泣的shen/吟和喘息,温小寒发现自己的脑海开始越加的混乱起来,到最后完全成了一团乱麻。

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脸颊,耳根,乃至整个身体都开始发热,发烫,烧乎乎的,像发烧了一般。 意识和理性都不见了,只剩下某种极度诱/惑的想象,想象着几米之外的那对男女此时的光景。 在这种难以自禁的想象中,伴随着房间内女人那越来越绵密,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没有顾忌的“浅吟”和“低鸣”,以及男人那仿佛老牛耕田,不堪重负的喘息和低吼,躲在被窝中的温小寒一手撩开自己小吊带的下摆,一手探入白裙子的松紧带,然后,闭上了眼睛……王勃一撩被子,掀起一股恶风,他和苏梦瑶的脑袋便又一次的掩藏在了农家乐提供的单薄的铺盖内。 王勃拨开苏梦瑶耳边被汗水沾湿的头发,把嘴巴贴在女孩的耳孔,小声的说:“梦瑶,你休息吧,我……去跟温小寒和张唯解释解释,让她俩别乱讲。

”此时的苏梦瑶,满头大汗,一脸通红,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边享受着高/hao的余韵。

“嗯!”苏梦瑶点了点头,眼睛依旧闭着。 连续两次的登顶让她瘫软无力,全身上下都没了力气,思维当然也是混乱无比,只能下意识的点头。 王勃下床,来到张唯所睡的床边,女孩似乎睡着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这当然是假相。 就他刚才跟苏梦瑶情到浓处时搞出来的动静,近在咫尺的张唯要是还能睡着,除非是聋子!但张唯显然不是聋子。

所以,现在的一动不动不过是基于某种害怕或者为了避免尴尬的装睡而已。

不过,考虑到相对于曾经勾引过他的张唯,温小寒这个到目前为止对他并没有任何表示的美女似乎更为难缠,也更需要他的说服,于是,仅仅犹豫了几秒,王勃便迈开步子,朝温小寒所睡的4号床走去。

王勃蹑手蹑脚,摸黑来到温小寒所睡的床边,轻轻的躺下。

女孩是背着他睡的,躬着身子侧躺着,和张唯一样,同样是一动不动,仿佛睡着了般。 当然,王勃也不相信此时此刻的温小寒能够睡得着。 “小寒,你睡了吗?”侧躺在温小寒身边的王勃拍了拍温小寒的肩膀,小声的问。

温小寒的身体像被电击了一样,发出一股激烈的颤抖。 颤抖过后的温小寒没说话,依旧躬身背对着他。

不回答,难道是害羞?王勃想。 是了。

联想到两年前的那个风雪夜,曾经听了他和马丽婷半天壁角的方悠也是这种不言不语的模样,王勃心头大致有了些底气。

于是,黑暗中,王勃像刚才的苏梦瑶一样,伸手从后面将不言不语的温小寒抱在抱在怀里。

被他抱在怀里的温小寒身体再次开始簌簌发抖,甚至连牙关都在“咯咯”的打颤,仿佛受到惊吓的小动物。 温小寒身体的颤抖让王勃心头冒出了些不忍,感觉他接下来将要在温小寒身上进行的“睡服行动”实在是有些趁人之危。 但他又不能不做。 如果不能趁现在温,张二女思维混乱,感性大于理性的时候把两人说服,将两人在某种程度上变成和苏梦瑶一样,成为“命运相关”,“休戚与共”的“自己人”,那么,等明天白天大家分道扬镳之后,两女手中便有了一个让他和苏梦瑶“身败名裂”,“遗臭万年”的把柄,只要想,任何时候都可以要挟他!这对王勃来说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容忍的。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我不想害人,但我也要防止自己被别人害呀!我这是为了自保。

所以,温小寒,抱歉了!我不得不睡服你。

”黑暗中,王勃睁着亮晶晶的眼睛,深吸了口气,将手朝温小寒脸蛋的方向摸了过去。

(和鞋社会,以下删除1500字)…………ps:本章完整版四千五百字,删去影响和鞋社会的一千五百字,老司机明白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