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第十一回 鄔可成水阁盘秋芳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2
  • 114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说道:“只有一女道姑前来化缘,因风大又兼天晚,留宿一夜,次早便去了。 ”可成道:“道姑必是男人。 ”秋芳道:“道姑那有男人之理?”可成道:“他住在那裡?”秋芳说:“住在大兴寺裡。

第十一回 鄔可成水阁盘秋芳

,说道:“只有一女道姑前来化缘,因风大又兼天晚,留宿一夜,次早便去了。

”可成道:“道姑必是男人。

”秋芳道:“道姑那有男人之理?”可成道:“他住在那裡?”秋芳说:“住在大兴寺裡。 ”此句答得不好了。

可成想道:“那有女僧在寺院之理?”收了小刀,道:“随我来!”秋芳跟定,早已留心。 恰好走至池边,可成上前,用力把他一推,秋芳急急向外去躲,刚刚扑在水面之上,大声叫将起来。 夫人早已听见,前来看时,可成竟往花园去了。

忙叫家人把秋芳捞将上来,唤至内室,间其情由。

秋芳一一说明,夫人惊得面目改色,道:“此事必洩漏矣!怎好?”正然议,只见可成欢欢喜喜的走来,一些也不在心间。 夫人只是放不下胆来,可成置之不问。

又过几日,可成到与夫人睡至二更时分,故意把夫人调得情热,云雨起来。

可成道:“我今夜酒少了些,觉得没兴,若此时得些酒吃,还有兴哩!”夫人道:“叫一妇人酒楻取来便是。 ”可成道:“此时他们已睡,哄著他只说要酒,大有不便,还须夫人一取可也。 ”这夫人自从听秋芳之言,恐丈夫谋害,时时留心。

随道:“既如此,我去取来。 ”把手净了,执著灯火,取饼钥匙,竟往酒房而去。

可成躬腰从随,其想著夫人填在酒(木+皇)裡浸,浸死力解心头之恨。 正是:诗曰:人叫人死死不了,天叫人死活不成。 只见夫人取一条大凳,走将上去,弯身而取。 可成上前,才要动手,偏偏这凳儿搁得不稳,把夫人歪将下来。

可成见见成,忙问:“夫人怎样来?我恐酒楻深大,怕取不来,特来相挪一挪。

”夫人明知他来意不善,却无别言,复执灯火取了,方才回房。 整其餚来,二人对饮不题。 再说县主在大兴寺前锁拿净海,竟到东房,吩咐把房头细搜。 拏出三个妇人、三个和尚、两个道人、三个行者。 又著人到竹园内,掘出两个妇人尸首来。

县主又叫到西房细搜,只见几个青年读书的秀才,俱是便服,道:“老父母,东房淫污不堪,人恨於心,今蒙洞烛,神人共喜。 这西房门生们在此攻习书史,实是清净法门。 ”门生向时有俚言八句為记:东房每夜拥红粧,西舍终霄上冷床;左首不闻鐘声响,右厢时打木鱼忙。 东厨酒肉腥羶气,此地花灯馥鬱香;一座山门分彼此,西边坐也善金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