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兑命陈金土,陈谌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5
  • 84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兑命陈金土,陈谌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是由木火创作的悬疑类小说,文章故事写的很是精彩,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张小栓发生异常就在上个月,一天晚上下雨,张大栓被雷声惊醒后想到张小栓身子弱,又爱踹被

兑命陈金土,陈谌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是由木火创作的悬疑类小说,文章故事写的很是精彩,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张小栓发生异常就在上个月,一天晚上下雨,张大栓被雷声惊醒后想到张小栓身子弱,又爱踹被子,担心孩子着凉感冒,就起床打算给张小栓加被子。 ...童子命,说的是身上有“人”这个人,自然不是真正的人,而是说无形中带有的“人”,或者说是灵魂体。 关于童子命,爷爷在笔记上专门有记载和解说。

身上带了“人”的人,这样的人就称之为童子命。

童子,说法很多,有些是各路神仙身边的童子,有扫地的童子,也有寺庙打杂的童子。

更有一些因为上一世因某些事欠下因果,前来索要的童子。

判断是否是童子命的方式有不少。

在男人张大栓将孩子的出生年月日时报出后,我就知道他孩子才七岁,联想到之前在院子里张大栓夫妇紧张的神色,我知道孩子身上估计发生了异于正常的事。 这才多看了一眼,从孩子的八字上看出了具有童子命。

孩子张小栓的八字为:壬戌癸卯庚寅丙子判断是否是童子命有不少的口诀,其中一句就是“春秋寅子贵”。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出生在春天和秋天的人,日支或时支上有寅或子的人就是童子命。 张小栓出生在狗年的农历二月,正好是春季。

日支上有寅,时支上也有子,可以确定张小栓是个童子命。 身居童子命整体而言不算好,即便身上的那个“人”前世是大神仙身边的童子,可落到凡尘,一样违背了天道顺应。

命苦,且多关口,容易夭折。

稍微好点的童子还算正常,特别是因为冤孽无法转世而来的童子,这样的童子很多都是来讨债,且夭折可能性极大。 我问张大栓,张小栓是不是神情举止有些怪异,似乎能看得到鬼。

听到鬼,张大栓面色彻底变了,瞪大眼珠子望着我好几秒才回过神来。

张大栓的婆娘刘翠花更是噗通就跪在了地上,求我一定要救救他家的孩子。 事情还是得一步一步来,母亲将刘翠花搀扶了起来,让两人安静点,事情也要能处理才处理,同时告诉他们我并不是神仙,虽懂得一些知识可能力有限。

张小栓身上的童子是不是来讨债的童子,没亲眼去见见我也无法确定。 望着老实的两口子,我本不想插手,可他们看样子似乎又纠缠上了我,不帮忙估计不会离开。 想了一会儿,我决定和张大栓到他家去看看,看看在张小栓身上的“人”到底是谁。

因为放假了,正好有时间,母亲也知道我大了,很多事都没阻拦我。 我将爷爷当初自己缝补的布兜拿了出来,将他生前用的东西放进布兜,然后和张大栓前往他家。

路上闲聊,我就问了张小栓的一些怪异举动。 张大栓说张小栓现在七岁了,可性格很孤僻胆小,身体也很瘦弱,话也很少,时常一个人待在墙根角玩。 张小栓发生异常就在上个月,一天晚上下雨,张大栓被雷声惊醒后想到张小栓身子弱,又爱踹被子,担心孩子着凉感冒,就起床打算给张小栓加被子。

张小栓睡在隔壁,张大栓走出房间,一阵冷风吹在身上吓得他一跳,打开灯一看房门竟然是开着的。

当时张大栓也没多想,以为是婆娘忘记将门反锁了被风吹开。

但到了张小栓的房间张大栓开灯后就愣住了,床上空空如也,儿子不在。 想到刚才房门开着,张大栓知道儿子定然是跑出去了。 大半夜的,外面还下着雨,儿子也才七岁,跑出去做什么呢?张大栓顿时就急了,喊醒婆娘后打着手电就冲出门,顶着风和雨在村子里找。 两口子一直在村里找,每个角落和巷道都找了过来还是没找到。

雨停了,两口子继续找,喊声将村里人惊动,得知小栓大半夜不知怎么回事跑了出来,都帮忙找了起来。

村子里没找到后,村里人开始朝村子四周分散开找。 当时张大栓朝后山走,心头猜测后山有一片荒坟地,小栓从小身子骨就单薄,莫不是被什么东西给上了身,否则怎么会大半夜的下着雨跑了。 张大栓说他当时也只是心头这么想想,没当真,可才到了后山的荒坟地电光朝深处照去时,就看到了一个人正跪在踏踏的荒坟中央。

仔细一看,不正儿子是张小栓吗?张大栓不要命的冲了上去,嘴里喊着小栓,可跪在坟头前的小栓完全没反应。

到了近前张大栓电光一照,发现张小栓睁着眼,但听不到自己说话。 想到张小栓这情况可能是梦游,张大栓还听说梦游的人不能惊醒,否则会出事,只能蹲在旁边等待。 张大栓说,他看了看小栓前面的荒坟,心头想莫不是坟里的人作祟,慌忙跪在地上求,求放过小双。

张大栓没想到才求了几声,磕了几个头后,张小栓浑然就闭上眼昏倒了,张大栓慌忙将张小栓抱回家。

回家后,张大栓让婆娘买上香烛纸等物,两人一起到荒坟地那座孤坟前跪拜,烧香,只为求小双一个平安。 之后两天张小栓都还算正常,张大栓和婆娘悬着的心也都放下。

可就在第三天晚上,大半夜的,张大栓说他睡得正迷迷糊糊,忽然听到屋里有人说话。

张大栓以为家里是来贼了,惊醒后仔细一听,说话的声音不是张小栓又是谁。 想到前两天发生的事,张大栓睡意顿然全无,悄悄起床,摸到门边听小栓在做什么。

小栓似乎正在和小伙伴的玩,一会儿笑,一会闹,有时候还会发出叽里咕噜的张大栓听不懂的声音。 张大栓说,当时他被小栓的举动吓得后背都毛了,开门走了出去,发现张小栓正坐在桌子旁边。

在张小栓对面一个小碗正滴溜溜的转着,张大栓一看,小栓双手也正捏着一个碗,且小栓站起来也够不到对面桌上的碗。 谁在玩碗?张大栓头皮又是麻又是愤怒,当即就骂了起来,张小栓也忽然哭了起来,还说张大栓将朋友给吓跑了。 听到这话,张大栓被吓得不清,那一夜没睡,就守在小栓身边。 第二天,刘翠花说张小栓估计是招惹上不干净的东西,就去找村里的斋婆婆来看。

既然找到了我,结果自然不用多说。

不管找谁弄小栓都没变得正常,且怪异举动每一天都在加深,开始时还只是在晚上,可到了这几天,即便是白天小栓也会对着空处说话。 这件事,弄得村里沸沸扬扬,都说小栓出问题了,每家每户都开始远离张大拴一家人。 之后不知道张大栓怎么知道我爷爷,听说他以前就遇到过这样的事,这才找到我家,死活不走,赖着也要挖一个人出来。 从张大拴说的这些情况,我知道大概判断出了张小栓身上的情况。

不出意外,张小栓身上的童子估计是鬼童。 童子命身上的“人”,按照不同的来头分为不同的种类,有的是神仙旁边的童子叫天神童,在佛庙扫地浇花的叫佛庙童,等等的。 小栓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景象,且还大半夜的跑到荒坟地里,可以确定是个鬼童。 鬼童的前世要么是孤魂野鬼,要么是祖上欠下了债现在前来讨债。 鬼童,很大程度就是来给这个家增添灾难的,以此讨回前世这一家欠下他的债务,当债务还清,遇到关头即离开人世。 到了张大栓家,才进门一道阴凉之气就扑面而来面。 阴气。 爷爷给我说过,能让全身肌肤都下意识抖的气,基本上就是阴气。

张小栓就在房间内,我探头进去看了看,他正安静的坐在床边看书。 想到爷爷有一件神奇,透过那东西,能看到一些人看不到的东西。

对于鬼童,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不由有些好奇,想看看它到底什么样。 告诉张大栓我要先观察下后,我就带着布兜进入小栓的房间内,将爷爷留下的神器取出,默念口诀供拜之后,我将神器放在眼前。

屋里的光线猛然间暗了下来,小栓身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