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霁云暮南辞小说 《神厨毒妃》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9
  • 36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神厨毒妃》小说简介完结小说《神厨毒妃》是言辞凿凿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霁云暮南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南辞与小厮交

霁云暮南辞小说 《神厨毒妃》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神厨毒妃》小说简介完结小说《神厨毒妃》是言辞凿凿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霁云暮南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南辞与小厮交手,屋顶上不知何时掀了一片瓦砾,双眸子紧盯着南辞的一举一动,每一个招式他都未曾见过,每一个动作,却如同赤木所说,招招让人疼痛不已,却又不致命。 不过须臾,南辞便将人全部打了出去,并且脚踩在小...《神厨毒妃》第七章王妃免费试读南辞与小厮交手,屋顶上不知何时掀了一片瓦砾,双眸子紧盯着南辞的一举一动,每一个招式他都未曾见过,每一个动作,却如同赤木所说,招招让人疼痛不已,却又不致命。

不过须臾,南辞便将人全部打了出去,并且脚踩在小厮的身上说道:“你虽是郡主,可我南辞却也未曾招惹你半分,不知你当下是何用意?”“一群废物!”郡主见一斯文女子,此时竟将她带来的人打成这副模样,心中不由恐惧,却仍旧杨着脑袋道,“一个低贱之人,本宫要打你,你便受着,即便是让你死,也是给你莫大的恩赐。 ”古代命如草芥,却未曾想竟这般随意毫无王法,怒火油然而生,却也深知她不仅改变不了什么反而会让自己行动受限。 “郡主心仪战王,却跑来找我这样一个低贱之人置气,也不知这战王会如何想郡主?瞧瞧,这一地的人,想必战王只会觉得我是自保,可郡主呢?是恶毒还是残忍?”南辞嘴角一咧,既然与战王有关,就有得谈。

处在高处的霁云暮,见南辞脑袋转的比他想象中快,到底不由上扬着嘴角,心道:想敷衍而过吗?“你算什么东西!”郡主身边的丫鬟急忙走出来骂道。

南辞只是轻蔑一笑。

“你以为,若不是暮哥哥默许,我能这般大张旗鼓的进来?”郡主说话之间不由冷哼一句,可心中也是掂量了南辞所说的话,走上前狠狠对着小厮踢了一脚道,“还不快滚,一群废物。

”“是吗?”南辞此时眼角更是嚣张,“眼下我要杀你,更是易如反掌,大不了我也就一死,可却换了郡主你如此高贵的命还挺划算。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我看你不想活了。 ”丫鬟再一次大声指责南辞,可话音刚落,南辞就已经冲上前,掐住了郡主的脖子。

郡主只觉呼吸被限制,喉间的疼痛瞬间充斥着大脑,可眼底却没有丝毫害怕与不安。

“你不会杀本宫。 ”郡主此时突然变得极其稳重沉着,丝毫不似刚闯进来的时候那般无脑。

“可你要杀了我,我没办法啊!”南辞说着,手上的力度又加重了些,丫鬟想要救郡主,却被南辞一脚踹倒在地说道:“我本想着今早就离开战王府,可你们非得把我逼上绝路,那就一起去死吧!”南辞话虽如此,可这双手一直都是救人而存在的,她根本下不了手。

郡主似乎也捕捉到这一点,却也不敢**,只能以退制进说道:“只要你离开,我绝不为难你,我也就听信谣言,只要你不与我抢暮哥哥,我林菲菲又何必与你这等低贱之人过不去。

”南辞手稍有些松动,霁云暮在屋顶上看着,心道不妙,这才飞身一跃,从正门走了进来,说道:“本王听说有人直闯未来王妃的卧室,我还当是谁,原来是菲菲啊!”南辞一脸疑惑,刚要说话,就被霁云暮拦腰抱着说道:“王妃怕是以为郡主是刺客,都是误会,误会。 ”霁云暮神色冰冷,可话语之间却带着宠溺。 “你胡说什么啊!”南辞一把推开霁云暮这边也已经松开了林菲菲。 林菲菲听着这话,眼神瞬间变得狠厉,抬手就扇了南辞一巴掌道:“本宫倒是小瞧你了!”风月见郡主负气跑了,强忍着疼痛,狠狠的剜了一眼南辞,就追了上去说道:“郡主,等等我啊!”南辞捂着脸,再看向霁云暮,就等着他给一个解释,霁云暮却恢复以往的冷漠说道:“你不必感谢我,王妃只是个名头,否则你这前脚出了战王府,后脚就会被追杀。

”“你不妨直说,有什么目的。

”南辞此时想着从林菲菲进来,就已经是一个圈套了,如今突然一个王妃的名头落在身上,她越想越觉得是霁云暮的手笔。 “你狠聪明,但有时候,愚蠢一些,或许会更好。

”霁云暮没有动,嘴角却勾起一丝邪魅的笑意。 南辞这才发现原来一早就注定逃不掉,谁让她如此张扬。 “说。 ”南辞不想再废话,本就不想惹事,现在可好,一来就招惹了个大麻烦。 “帮我救一个人,我自会护你周全,至于你想做的事,我亦不干涉。 ”霁云暮脑袋略微低垂,眼里夹杂着悲悯。

“我要做的事,你干涉不了。 ”南辞心中沉默,这电视剧里的穿越落在她身上,处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她根本说服不了自己。

“王爷。

”冬梅这边刚叫人端来早膳,就看见郡主气冲冲的跑了出去,这又看见南辞有些失落的走进了屋子,她小心翼翼的给霁云暮行礼。

“照顾好南姑娘。 ”霁云暮说罢,便离开了。 此时郡主回到宫中,撞到皇后,冲冲行礼就往寝宫跑了去。 “越来越没规矩了!”皇后看着郡主,神色捎带愠怒,却又有些心疼。

此时风月拖着身子走了上来,立即跪在地上说道:“参见皇后娘娘。 ”“一大早,发生什么事了?”皇后的声音沉稳霸气,脸上虽愠怒,却温柔善良。 风月闻言,心中本就为郡主抱不平,可皇后一向不看好郡主与战王在一起,却也不知该说不该说。 “去战王府了?”皇后声音自风月头顶而下,吓得风月头更加低了点,应道:“是。

”“早跟她说过,非不听劝!”皇后一脸睿智,声音柔和,语气之间却稍微有些庆幸之意。 “不,这次是一个卑贱之人,竟扬言要杀了郡主,郡主脖间还有掐痕,奴该死,没保护好郡主。

”风月想着南辞嘴脸,心中就替郡主抱不平,索性让皇后来主持公道。

皇后闻言,手稍一捏紧,就说道:“摆驾宁清宫。 ”皇后的凤架此时浩浩荡荡就往宁清宫而去,路上行走的宫女太监见状,纷纷低下头颅,跪在一侧,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点击阅读更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