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访谈录《文学与神明》出版上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5
  • 139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第一章文学与文字汉字之成为一棵大树,枝叶葱茏,风华绝代,是由其自身的构成所造就的。 ——饶宗颐施议对:什么是文学?文学究竟是怎样产生的?这问题说起来理论一大套,实际上却很难说得明白。

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访谈录《文学与神明》出版上市

第一章文学与文字汉字之成为一棵大树,枝叶葱茏,风华绝代,是由其自身的构成所造就的。

——饶宗颐施议对:什么是文学?文学究竟是怎样产生的?这问题说起来理论一大套,实际上却很难说得明白。 例如劳动起源说,以为扛木头的叫唤声——“杭育、杭育”,如记录下来,就是文学。

这一从苏联那里抄来的学说,长期以来颇为流行,也只是作为一种公式,随所搬套而已。 其余相关学说,诸如游戏起源说、宗教起源说等等,也都只是一种表层意义上的描述,并未深入本原。

对于这类问题,不知如何论定?饶宗颐:文学与劳动相关,体力活动是劳动,脑力活动也是劳动,不应当只是说体力活动。

体力、脑力,两个方面都牵涉起源问题,但活动,却仅仅是一种动作,或者行为,皆并非实质之所在,而只是文学表现的一个要素。 其他学说,亦莫不如此。

因此,对于起源问题,我并不那么说。 我以为,应当从文字说起,由文字以探寻其本源。 因为文学通过文字表达,文句由文字组成,弄清文字问题,文学才有着落。 施议对:先生的《文辙》,乃中国精神史探究之一。 这说明,探究文学问题,离不开精神史问题,而精神史的概念肯定比文学宽。 从精神史的角度,钩沉探赜,原始要终,阐发文学要义,途迹当中,必定隐藏着机锋。

例如,第一篇文章——《中国古代文学之比较研究》,首先说“名号与文字”问题,大概就是对于门径的一种提示。

饶宗颐:这是我在日本所作讲演,原载1980年京都大学《中国文学报》第三十二册。

属于比较研究。 记得讲词中有这么一句话:名号为事物之称谓,文字因之而滋生,文篇所由以构成,人类文明之基础也。

这句话说明:从无名号到有名号,从无欲到有欲,从不着痕迹到着痕迹;其间,都与文字有一定牵连。 懂得文字,才能讲文明,讲文学。

这是十分要紧的。 只可惜,许多人都将文字与文学搞脱节了。

施议对:正如刘勰《文心雕龙章句》所说:“夫人之立言,因字而生句,积句而成章,积章而成篇。

”文学离不开文字;离开文字,也就没有文学。 这是研究文学的人,不能不面对的问题。

但是,研究文学的人,往往不研究文字;研究文字的人,一个字一个字地斟酌,也不管文学。 两面都研究的,当甚为少见。 因此,从文字的产生,看文学的产生,相关文章自然也就更加少见。 业师吴世昌教授以治文史著称而兼治文字之学。

1939年冬,在中山大学,与许寿棠合作编纂《中国文字学概要》,说及文字之构成,着重论象形,甚多新创之见。

其后,吴曾指出,中国文字是“一种独立于语言之外的意符文字”(《罗音室碎语》),亦甚精辟。

研究文史又精通文字之学,这是十分难得的。 饶宗颐:我不敢说,二者脱节就是一种失误。 不过,应当是一种忽略。 文学与文字,二者之间有一定连带关系。

尤其是,讲中国文学,更加不能离开文字。

中国的文字(主要是汉字),因为与别的国家的文字,有很大区别,其对于文学,关系也就更加密切。

别的国家,文学与文字距离非常大;他们用拼音字母,文学从语言中来。 中国则不同。

因为中国的文学是从文字当中来的;中国文学完全建造在文字上面。

这一点,是中国在世界上最特别的地方。

施议对:中国文字与别国文字的区别,主要应体现在形、音、义上。 一般以为:古代汉语,是以单音节词为主的一种语言。 一部《康熙字典》,收字四万七千余,除少数联绵字外,多为单音节词。

汉字的构成,乃字形、音节、语素三位一体。 每一个字,都有一定的形、音、义。

因而,在运用过程中,语言千变万化,而文字则保持一定的稳定性。 这一点,应是汉字最重要的特征。

饶宗颐:中国是个绝对不要言语化的国家。 中国的文字,不走言语化的道路,不采用字母;其他国家的文字是从言语中来的,由字母拼写而成。 字母完全记音,汉字只是部分记音。 因此,中国的文字不受言语控制,反而控制言语。

尤其是古代,方国林立,方音复杂,言语难以沟通,只能依赖文字,一切以文字为依归,这种控制,则更为加强。 而别的国家的文字,却在言语当中,随着语言的变化而变化。

施议对:这一区别,令汉字产生一种特异功能,亦汉字美学特征的一种体现。

这应当就是文学产生的一种凭借。 就汉字本身的构成看,这种功能或特征,不知有无踪迹可循?饶宗颐:数年前撰写《汉字与诗学》,我曾说及这一问题。

以为:“汉字的音符部分在开始可能和语言有些关系。 某一字可以使用某音符来注音(形声),或者借用某字来代表它的声音(假借),到了成为文字之后,与原有的语言,已完全脱离。 ”说明文字(汉字)与言语,很早就已出现很大的距离。 施议对:吴世昌说“独立”(独立于语言之外),先生说“分离”(语、文分离),应是同一意思。

文字不作言语化,文字不随语言的变化而变化。

这种分离,不知如何造成?饶宗颐:大概两种趋势:一是由单字向复词的发展;二是形声字的大量出现。 两种趋势,促进了这种“分离”。 责任编辑:虞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