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闪婚蜜爱:我的老公是富豪》第一章被车撞了 免费阅读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1
  • 25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华东市,星辰酒店。 苏沫穿着红色礼服狼狈的从酒店跑出,脑海里满是刚才在酒店里看到的那不堪的一幕。 伊俊健,她的未婚夫,竟然在苏家破产的这一天和别的女人厮混在一起!雨水打在她的脸上,

《闪婚蜜爱:我的老公是富豪》第一章被车撞了 免费阅读

华东市,星辰酒店。 苏沫穿着红色礼服狼狈的从酒店跑出,脑海里满是刚才在酒店里看到的那不堪的一幕。 伊俊健,她的未婚夫,竟然在苏家破产的这一天和别的女人厮混在一起!雨水打在她的脸上,冲花了她的妆,苏沫死死撑着自己最后一丝骄傲,告诉自己不能哭。

忽然,一辆黑色的轿车从她面前驶过,在大雨中狂奔的苏沫躲闪不及,被撞了个正着。 瘦弱的身躯倒下,血自她的身体里流出,苏沫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

她要死了吗?或许,死才是最好的选择吧?一夜之间,苏家倒了,未婚夫跑了,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活在这个世界,难道要比死更舒服吗?身体一点点凉下去,苏沫绝望的闭上了眼,整个人的意识也就此涣散。

该死!怎么会突然跑出个女人?黑色轿车上的沈新霁盯着马路上倒在血泊中的苏沫,俊朗的五官紧紧的皱在一起。 这个女人不会死了吧?要不要送她去医院?回头看了一眼空旷的马路,沈新霁只犹豫了一瞬,便迅速下车,弯腰抱起地上的苏沫,粗暴的将其塞进了后排,然后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他的动作过于果敢,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钱包在下车的那一瞬从口袋里滑落,留在了原地。 五分钟后,一辆同样黑漆漆的轿车停在了星辰酒店门口的十字路口,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下车,捡起了血泊中的钱包。

打开,里面黑金色的卡和身份证说明了其主人的身份。 眼镜男子犹豫了一瞬,立刻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后道:“夫人,人我们跟丢了,但少爷似乎把钱包给落下了。

”“那就继续找,我不信他能插了翅膀飞出去不行!”……诊所。 沈新霁带着苏沫一路狂奔,好不容易甩开了后面追踪的人,却发现躺在后排的苏沫似乎不太行了。 他的钱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这个女人身上也没找到任何钱财,无奈之下,沈新霁只好带着苏沫去了路边的诊所。 用苏沫的手机抵了诊费,沈新霁正准备驱车离开,病床上的苏沫却醒了过来。 她先是用迷茫的眼神打量了一圈周遭的环境,这才哑着嗓子开口道:“我这是在哪?”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苏沫将目光落在室内唯一一个活人身上,再瞥过窗外那辆漆黑的小轿车,瞬间自病床上跳了下来,捏住了沈新霁的衣领,激动的道:“我知道你!”沈新霁眉头微皱,他在国内鲜少参加媒体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认出他的?下一秒,苏沫就怒气冲冲的开口道:“你就是那个撞了我的人吧?你怎么开车的?那么快的速度是想杀人吗?”闻言,沈新霁松了一口气,看来眼前这个凶巴巴的女人并没有认出他来。 但他必须要赶快走了。

顿了顿,沈新霁开口,充满磁性的声音里没有一丝起伏:“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松手,我要走了。 ”“你!”苏沫被气的不轻,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嚣张的肇事者,气的回头去找自己的手机,口中愤愤不平的道:“我一定要报警让警察来抓你!”沈新霁无所谓的站在原地,忽然,他的目光瞥过窗外,瞬间眸色一沉,转身就往后门的方向走去。

苏沫没找到自己的手机,却瞥到沈新霁准备离开的侧影,还以为他心虚了要逃跑,开口大声的喊道:“你给我站住!”小诊所的隔音算不上好,苏沫这中气十足的一吼,窗户外的目光尽数被她吸引过来。 沈新霁的眉头皱的越发深了,抬腿想要离开,苏沫却扯着他的衣服不肯放手。

“不行!你不能走!你撞了我,还没给我一个交代呢!”真是个麻烦的女人。

沈新霁目光微沉,下一秒,苏沫只觉得天旋地转,稳住心神,才发现自己被扛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心中一惊,她下意识的呼喊道:“你要做什么?快放我下来!”“你不是要我给你一个交代吗?那就闭嘴!不然我被带走,你就找不到人给你交代了。 ”沈新霁的语气微冷,成功的喝退了苏沫还未说出口的话。 没有了耳旁这个聒噪女人喋喋不休的吵闹,沈新霁的身手格外敏捷,很快就带着苏沫翻过了墙,离开了诊所。 穿过纵横交错的弄堂,苏沫时不时可以看到他们身后追踪的黑衣人,回想起这个男人先前恶劣的行径,苏沫很想大喊让后面的人把这个男人给抓走,但扛着她的人好像能看穿她心思一般,开口道:“如果你敢喊,我敢保证第一个挂掉的人就是你。 ”苏沫咽了口唾沫,最终还是很识时务的闭上了嘴巴。 身后的人紧追不舍,苏沫估摸着用不着一会男人就要被追上了,脑抽的她开口提议了一句:“那个……我家就在附近,你要不要去躲一躲?”沈新霁微微愣神,苏沫以为他信不过自己,顿时心中不爽,噼里啪啦的开口道:“我都没怕你一个肇事者,你还怕我害你?算了,你爱去不去,反正快被追上的人又不是我。 ”“地址。

”沈新霁开口,苏沫却有些后悔了,谁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坏人,她这么做……不会出事吧?硬着头皮报出了自家的地址,扛着她的沈新霁没有丝毫犹豫,直奔目的地而去。 直到进了家门的那一刻,苏沫还有些后悔,但她别无选择,只能祈祷面前的男人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辈。 一把将沈新霁塞进了自己的衣柜,苏沫迅速扯出一身睡衣套在身上,嘱咐沈新霁道:“你别出声,我去把他们赶走。 ”“你可以?”沈新霁开口,言语间都是对苏沫的怀疑。

闻言,苏沫骄傲的甩了甩自己头发,开口自信的道:“放心吧,我可是戏剧学院毕业的,论演戏,没有人能比的过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