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先婚后爱:顾少请止步顾景蕲,简韵溪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5
  • 94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先婚后爱:顾少请止步顾景蕲,简韵溪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是由小辣椒创作的言情类小说,文章故事写的很是精彩,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只不过顾景蕲手上的力气极大,完全无法让简韵溪挣脱。 ...

先婚后爱:顾少请止步顾景蕲,简韵溪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是由小辣椒创作的言情类小说,文章故事写的很是精彩,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只不过顾景蕲手上的力气极大,完全无法让简韵溪挣脱。

...看到顾景蕲的一瞬间,吴丽华脸上一切不和谐的表情随即都换成了一副谄媚的笑意,走上前去拉着顾景蕲的胳膊。

“景蕲你怎么来了?也不打一声招呼,我们好让厨房提前备点菜也好啊。

”吴丽华的笑容让简韵溪异常恶心。 吴丽华随即又转身大声喊来了家里的佣人,“快点把地上的碎片收拾起来,万一扎到景蕲的脚怎么办?”在吴丽华说话的期间,简艺昕同时正朝着顾景蕲的方向慢慢靠近了过去,却没等靠近,顾景蕲就已经挣脱吴丽华,一把揽住了简韵溪的肩膀。

“怎么回娘家都不告诉我一声?”顾景蕲低头望向简韵溪,眼中说不尽的温柔让简韵溪有一瞬间的愣神。

结婚三年以来,简韵溪从没发现顾景蕲在看着自己的时候也能这样充满了柔情。

还没等简韵溪反应过来,顾景蕲再一次望向了简展章,“岳父,韵溪是说错什么话了吗?”顾景蕲的目光锁定在地上还没有被清扫干净的碎片上,显然是在询问刚才这件他已经知道的事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简展章已经站起身来,脸上谄媚的笑完全不像是在面对着自己的女婿。

“没有没有,刚才只是手滑把花瓶不小心摔碎了。

”简展章又不是傻子,单是看顾景蕲现在这宠溺的眼神,他也能知道事情并不像简韵溪说的那么简单。

说不准真的只是小夫妻吵架,两个人现在搂在一起,怎么看也不像是要离婚,更不像娱乐新闻中说的那个样子。 既然现在顾景蕲对简韵溪还有感情,简展章就不能让他发觉自己对简韵溪的苛刻,随即叫来了自己的私人医生。 “你快去帮忙看看韵溪的脚刚才有没有被碎片划伤,仔细着点。

”简展章关切的表情做的极为逼真。

顾景蕲将简韵溪扶到了沙发上,就连简展章都为她让路。 “韵溪给我看看,怎么样疼不疼?”顾景蕲伸手将简韵溪的拖鞋脱了下去,满怀关切的问道。 这种状态的顾景蕲显然让简韵溪有些不太适应,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脚缩了回来。

只不过顾景蕲手上的力气极大,完全无法让简韵溪挣脱。

顾景蕲眼中一闪而过的狠戾让简韵溪下意识的放松身体,不敢继续挣脱。 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以后要小心点,伤到自己我会心疼的。 ”顾景蕲接过私人医生手中的药,亲自为简韵溪来消毒。 顾景蕲这关怀备至的模样让简韵溪心中极为不适,尽管这三年来她一直渴望着顾景蕲的关心,可是在昨晚的事情之后,顾景蕲又做出这种截然相反的事情来,不由得让简韵溪心中一阵疑惑。 “知道了。

”简韵溪低头轻声回答了一句。 还不知道顾景蕲有什么目的,简韵溪也便没有直接提起离婚的事情,更何况她不能让母亲就这样中断治疗。

“景蕲,现在差不多该吃午饭了,要不你就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饭然后住一晚,反正你也很久没有来过了不是?”在顾景蕲帮忙消毒完毕之后,简展章提议让顾景蕲留下来一起吃午饭。 难得的是顾景蕲并没有拒绝,而是索性留下来,与他向来不爱多看一眼的简韵溪一起吃饭。

“韵溪,以后回娘家一定要告诉我,我好开车带你一起回来,我不放心你一个人走。

”顾景蕲关心温柔的语气听的简韵溪心中一阵不适。

顾景蕲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昨天晚上他不是还带了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做那种事吗?饭菜准备完毕后,顾景蕲在餐桌旁落座,却还没等简韵溪坐下,简艺昕就已经挤上前去,一屁股坐在了顾景蕲的身边。 “姐夫,你尝尝,我最喜欢王嫂做的这道梅菜扣肉了。

”简艺昕夹起一筷子菜送到了顾景蕲的嘴边要喂他吃下去,整个人恨不得都扑在他的身上。 还没有落座的简韵溪看着简艺昕在自己面前这样放肆的勾引自己的丈夫,脸上的表情淡漠的冷若冰霜。 面对简艺昕的主动献殷勤,顾景蕲没有给予任何回应,而是轻轻拉起简韵溪的手,让他坐到了自己的身边。 看着顾景蕲没有理会自己,简艺昕又换了另外一道菜夹了一筷子送到他的嘴边。

简艺昕不遗余力的在顾景蕲的面前展现自己,而忽略了简韵溪,无非就是想让顾景蕲重新注意到自己。

因为当年如果不是简韵溪从中作梗的话,嫁给顾景蕲的人本应该是她简艺昕才对。

“咳咳。 ”吴丽华捂嘴轻咳了两声,然后给简艺昕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做的这么明显。 勾引顾景蕲这种事,至少是要背着简韵溪进行才对。

简艺昕这才闷闷不乐的缩回了自己的手,不再过多的言语,只是狠狠的瞪着面无表情的简韵溪。 顾景蕲拿起勺子,将热汤放到嘴边吹了吹然后送到了简韵溪的嘴边。 棱角分明而英俊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简韵溪望了一眼那张让自己爱了七年的面孔,却无法坦然自若的喝下那口汤。

简韵溪只是将头扭到了一旁去,对顾景蕲的关怀置之不理,只能用无声来表明自己的态度。

虽说她没有提起离婚的事情,但是简韵溪现在的行动却让简展章不由得感到了一丝尴尬,有些惊慌的看了一眼顾景蕲此刻的反应。 “景蕲啊,你别在意,韵溪她只是...只是...”简展章下意识的就想解释简韵溪此时的表现,但是支支吾吾了一阵之后却没能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顾景蕲轻笑了一声放下手中的勺子,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没关系,昨天我们吵了一架,韵溪现在只不过是和我发脾气而已,都是我的错,韵溪不要生气好不好?”顾景蕲抬手再次轻轻揽住了简韵溪的肩膀。 顾景蕲那只暗自用力的手让简韵溪疼的似乎能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在嘎嘣作响,只能硬咬着牙露出了一个强硬的笑容。

“笑了就是没事了,来,乖乖喝汤。

”顾景蕲笑着将勺子重新递到了简韵溪的面前。 简韵溪深吸一口气,将那口汤喝了下去,滚烫的汤烫的她的舌头一阵发麻,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咽了下去。

一瞬间,简韵溪的喉咙似乎都要因为这口热汤燃烧起来,在望向顾景蕲,他双眸中甚至都要迸发出明亮的神采来。

只是简艺昕并没有注意到两个人目光中的含义,只是因为顾景蕲的这个动作而闷闷不乐了起来,独自生着闷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