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第667章:天才的脑回路!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8-11
  • 139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波士顿的夜里多了一丝凉意。 坐在树下,看着周围的树叶一片一片忍不住的掉落。 男子惆怅的叹了口气:“哎……叶子的离开,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公园里很安静!偶尔传来一声声虫鸣。

第667章:天才的脑回路!

波士顿的夜里多了一丝凉意。 坐在树下,看着周围的树叶一片一片忍不住的掉落。

男子惆怅的叹了口气:“哎……叶子的离开,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公园里很安静!偶尔传来一声声虫鸣。 此时已经是波士顿时间凌晨3点钟,此时这里要是有人才怪!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起:“是因为脱落素……也是因为秋天的到来。

”惆怅的男子顿时吓了一哆嗦!“我曹,吓死人啊!”白烨冷笑一声:“这么大半夜来公园,你不是来吓人的吗?还风的追求和树的不挽留?呵呵哒!”刘越切了一声,邀请白烨坐下,但是丝毫没有挪开一丝丝屁股,因为这里是他的位置,他不会给别人。

“庸俗,还脱落素,你懂什么叫文学和哲学吗?”刘越把油油的长发甩了甩,露出略显犹豫沧桑的眼睛。 这把白烨看傻了。 前段时间这厮还在精干的短发,虽然长得丑了点,但是一点也不抽象啊。

可是现在呢?是抽象的丑!“我靠,你最近咋了,失恋了?”白烨好奇,是什么让一个有为青年如此憔悴,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或许是人生观的崩溃!刘越摇头:“我现在在研究古典哲学和文学,现在的我很有造诣,前几天我去拜访了哈佛一名哲学领域有高深造诣的院士,他告诉我,哲学就是自然,自然就是哲学,追求和体验生活的真谛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哲学!”这一番话把白烨说傻逼了。

是我打开方式错了吗?白烨原本来波士顿是为了找刘越,因为他在细胞学领域的造诣白烨是深有感触的,这是一位人才,不,应该说是天才!可是……现在看在眼里,白烨觉得自己瞎了眼了。 这应该是一个神经病……不过,白烨记得神经病和天才距离很近,仅仅相差一个脑回路。

现在看来,这刘越应该是脑回路出了点小问题,简称脑子有些小短路。 白烨叹了口气,看着落叶,他忽然觉得这些落叶不是脱落素,更不是什么秋天来了,也不是什么鬼扯的风的追求和树的不挽留。 这分明是一个天才的陨落。

他叹了口气,低下头,顿时一愣!错了!一切都错了!白烨深深地感觉到一种乏力感。 天才和神经病的差距不止一个脑回路,绝壁是整个脑子短路!树叶的掉落压根不是什么狗屁脱落素,而是一个脑残在用脚踢了树干!白烨看着刘越那一只穿着耐克的球鞋,强忍住内心的焦躁。 竟然萌生了一种无力感!这什么神经病……踢着树干问为什么落叶?落你大爷!你信不信牛顿起来一巴掌扇死你。 白烨叹了口气,看着刘越,只见他依然双目紧盯着树叶,眼睛里不知道装满了博学还是脑残。

似乎也挺可怜的……哎……“你知道为啥落叶吗?”白烨忍不住问道。 刘越摇头:“是宿命吧。

化作春泥更护花……”白烨汗颜,宿命你大爷……护花你大爷……白烨:“是因为你再踢他,他嫌疼!”这个时候,刘越忽然一个警醒,站起身来!然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似乎是在简单的发呆,更似乎在发什么神经,当然也不能排除癫痫小发作失神的可能!但是,一分钟过去以后,刘越猛然扭头,对着白烨忽然哈哈哈哈哈大笑起来。

“对啊!是的,是因为他嫌疼了!哈哈哈……我明白了!”白烨木若呆鸡……两只鸡……三只鸡……什么玩意儿。 白烨觉得自己连夜做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来这里看一个神经病绝对是一个脑残行为。

自己也疯了吗?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回去以后一定要做了套详细的焦虑抑郁精神测试和量表,什么汉密尔顿焦虑抑郁,卢卡尔神经分裂量表都得做!就这么被一个傻子抱在怀里,用他那油腻腻的发质使劲儿的摩擦你的皮肤,一阵阵发酸的汗味充斥在白烨的肺部,传来一声声呛咳。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白烨叹了口气,看着这个浑身散发着微生物发酵味道的男子。

“你放心,你的病我一定治,我一定会治疗的。

兄弟……”白烨顿时被一阵力气推开!刘越一脸懵逼:“你在说什么,什么病啊?治疗啥啊?”刘越面色变化很快,马上兴奋的说到:“啥啊?我最近在研究一个东西,一个大东西,一个重大的问题!哈哈哈……你知道不知道,你的一句话很可能改变了一个大的课题!”“我现在一直在研究细胞器之间的相互作用,细胞内部诸多细胞器,他们之间有复杂的关系,但是细胞器和细胞器之间,复杂的分子细胞学机制,很难计算,我们以前研究细胞学工程的时候,单纯研究的是细胞功能,因为细胞内部细胞器之间存在很多问题,没办法深入研究。

”“但是这段时间,你们回去之后,我一个人也是闲得无聊,就尝试着去研究一下细胞器内部的东西。 我已经在实验室呆了好几个月了,但是依然没有太多的进展。 我现在都有些怀疑人生的。 ”“单纯研究生物学生理学,甚至是分析细胞学都很难研究出一些东西来,你前段时间不是通过那个中医理论发现了肺与大肠的功能相似度吗?我就想着,既然科学没办法下手……我就想的要不要从哲学的角度下手!哲学也是很有启发功能的。

”“这段时间我天天来这里,想要感受感受什么是自然,什么是科学,可是没有半毛钱关系。

”说道这里,刘越兴奋的看着他:“白烨,你真是我的福音啊!你的一句话,直接点醒了我,疼痛感传播啊,我早就应该想到的,就是细胞器之间完全可以通过一种特别的信号,是否存在什么特殊的信号,这一种信号可以让细胞器之间的功能维持在一个平衡的状态!”“我早该想到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