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第七十六章 人家想跟你睡嘛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8-12
  • 99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何静文走的快,来的更快!神速让上河村村民感到震惊,也能瞧出这个女乡长的性格,跟特务似得,玩儿的就是一个雷厉风行!“瞧何乡长这么重视,魏文武只怕是惨咯!”“那还有得说?照我说,魏文武只怕免不了跟

第七十六章 人家想跟你睡嘛

何静文走的快,来的更快!神速让上河村村民感到震惊,也能瞧出这个女乡长的性格,跟特务似得,玩儿的就是一个雷厉风行!“瞧何乡长这么重视,魏文武只怕是惨咯!”“那还有得说?照我说,魏文武只怕免不了跟陈天明一样的下场。 还不知道这狗日的祸害了多少婆娘哩。

”“就是,你没回去问问你婆娘,跟他睡没睡?”“狗日的,找死是不是?你婆娘才给魏文武日了呢,你全家都让魏文武给日了!狗日的.....”“嘿嘿....”.......何静文脸蛋儿俊俏,更是婀娜多姿,一身到底的职业正装,平添了几分威严,黑色的大边框眼镜儿更是让人不敢直视!这个女人太冷了!听说,在魏文武一见到何静文的时候,差点儿没吓得尿裤子,啥也没说,全都给招了。 何静文勃然大怒,两天之内,连续撸了两个村支书!上河村村官儿史上是破记录了,这也换的太勤快了不是?不过照魏文武交代,想日儿媳妇儿不假,可爬上去两次都没得逞;跟王丽梅则是通奸。 因此,倒不至于吃牢饭,可就这作风不良的劲儿,当官儿是不可能了。 “那这村支书的位置咋办呢?”人群里不知道谁吼了这么一嗓子。 何静文看了看,没有吱声儿。 经过陈天明魏文武的事情,何静文不敢草草下定论,当了不到一天的村支书,传出去本就不好听,还是自己给定下来的。

上面的人怎么看自己?“村支书选举一事,一周之后进行匿名选举吧!”何静文想了想,出事儿了也不能没个管事儿的人啊。 可再也不能草率了,民众选举可能是唯一的办法了。

不能保持绝对的公正,却能代表大多数人的意愿。 何静文的答复让众人释怀,不少人暗中跃跃欲试,匿名选举等于每人都有可能成为村支书啊!还不赶紧回家拉票去?晚上又是沈丽红下厨,沈丽娟则跟何静文闲聊着,两人有过接触,倒也谈的开。

别看何静文工作时一副公事公办的铁观音面容,过后就跟一般娘们儿没啥区别,说笑话,开玩笑。 龙根搁一边儿瞅得心里直痒痒。

俗话说的好,吃不到就越想!何静文就是那块悬在嘴边的那块肉,闻着挺香,想吃一口吧,偏偏不给!“小样儿,还给我装,装得像不认识老子似得,等晚上把你日了,你就知道老子的厉害了!”龙根有些郁闷,何静文也太能装了。

装作没事儿人似得坐一边儿跟沈丽娟聊天儿,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看看自己,仿佛早上想用自己这个人大棒子的不是自己一样。 “何,何乡长,那个,小李秘书咋没跟你一起来捏?”敌不动,老子就先动!龙根抹了一把嘴角哈喇子,主动开口问道,眼睛却盯向何静文裤裆处,没有半点儿收敛。

“呃?哪个,小李秘书跟魏文武有点儿关系,也被我给撤了。

”何静文干咳两声,支吾道。 躲着龙根的眼光,身上不得劲儿,总觉得大腿根子痒得很,粉木耳感觉湿乎乎的。

早上那根儿大棒子就跟还在眼前晃悠似得,晃得人心驰神往。 好大的一根儿棒子啊,眼看就要进洞了却被人打扰!难道是老天有意让自己寂寞下去么?本是羞愧难挡,作死也不想见着龙傻子,可偏偏魏文武这边出了篓子,心里想着不去见龙傻子,不来上河村。

却鬼使神差的来了,来得异常迅速!“该死的,难道我真的想男人了?”何静文暗骂自己不要脸,脸蛋儿莫名的红了。 “哦。

”龙根哦了一声,眨巴了两下眼睛,突然开口道:“何乡长,你还尿裤子吗?”“啊?”“啊?”何静文沈丽娟二人同时被龙根这话给怔住了,尿裤子?这么大的人了还尿裤子?“啊?那个,没....没有...”笑脸滚烫,跟火烤似得,何静文想起来了,难怪这臭小子一直盯着自己裤裆看呢。 哎呀,还问人家那么羞人的话,沈丽娟不会听出什么了吧?“我,我进去看看丽红妹子,看饭做好了没?”寻了个理由,何静文非也似的跑开了,心里想着打死也不愿意再见到龙根,可....那根儿黑黢黢的大棒子怎么办呢?不用了么?“臭小子,你真的把何乡长给日了?”沈丽娟不傻,一把揪着龙根的耳朵,低声呵斥道:“臭小子,你哪儿那么大胆子,你可知道那是乡长!你得罪的起吗你?”“唉呀,松...松开,表婶儿,疼,疼....”龙根吃痛,嚷嚷道。 沈丽娟哼了哼鼻子,瞪着龙根。 “表婶儿,日啥啊日,正准备进洞呢,被杨英那骚婆娘给打断了,没日成。

再说了,日没日你瞧不出来,要真日了,她能下地走路?太小看我这大棒子的威力了吧?”沈丽娟想了想,也是,那大家伙多厉害,一棒子下去,一般人根本遭不住捅,三两下就能让人欲死欲仙的!“再说了,女乡长咋的了,女乡长也是人呢。 女乡长下面那洞也得找棒子填,也得要大棒子填哦。 嘿嘿.....”贼笑两声,龙根窜回屋子里看电视去了,七点左右,这会儿只能看动物世界了。 每期的动物世界总免不了一个情节——日!为了繁衍下一代,为了更好的养育下一代,龙根瞧的明白,母的总是找那种高大威猛,裤裆那陀玩意儿大的公的配种!以此推论,女人也该是这样的,瞅瞅裤裆那玩意儿,龙根又自信了!“嗯!晚上一定要把何静文给日了!”何静文如坐针毡,幸好吃饭的时候,龙根没再聊“尿裤子”的话题,不然自己还真的找个地缝儿钻进去!晚饭一过,闲聊几句,折腾了一天,几人早早的要休息了。 何静文依然住在龙根旁边。

墙洞里观察了一阵儿,龙根出发了,蹑手蹑脚的走进了何静文的房间。

“啪”听见响动,何静文打开灯,见是龙根,一脸怪异的表情,他来自己房间干什么?来日自己?不能吧,傻子哪知道啥日不日的?那个水都说成了尿裤子,看样子绝对啥都不明白!“小龙,你不睡觉,来干啥?”龙根搓着衣角,埋下脑袋儿,声音里带着委屈,小声道:“何,何乡长。 表婶儿跟丽红婶婶不让我跟她们一起睡,我一个人睡觉,怕怕。 不敢睡......”“哦,那.....”正打算“那你跟我一起睡吧”,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自个儿想要大棒子没错,可这是沈丽娟家里,大半夜的床摇的吱吱响,让人听见了得多丢人?“何,何乡长,小龙,小龙想跟你一起睡,可以吗?”何静文的犹豫没逃过龙根眼睛,低声近乎祈求道:“人家一个,一个人睡觉怕怕嘛。

让,我让我跟你一起睡好不好?”“哎呀,何乡长,人家想跟你一起睡嘛。

大不了,大不了小龙给你摸小xx就是了。

成不?”龙根眼睛一眨,狡黠的光芒一闪而逝,取而代之是一片浑浊,说不出的呆傻模样。

偌大的身材,却像一个孩子似得。 “啊?摸小xx?”何静文俏脸一红,身子不禁颤了颤,这xx还小?那其他男人不都得羞得无地自容?“小龙,这个,这个我们俩睡在一起不好吧,你表婶儿知道了可咋办呢?”何静文强压着小腹那股邪火,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

对,自己也是女人,也有自己的需要!“哎呀,不嘛,何乡长,人家想跟你一起睡嘛....”上前拽着何静文的胳膊摇来摇去,龙根手劲儿大,晃的何静文睡衣里两只大白兔上窜下跳!龙根眼睛都给瞪直了!裤裆大棒子一顶,摩擦着何静文如莲藕一般的小手臂!“啊?”小手臂一热,何静文张着小嘴儿,望着那彭起的蒙古包。

眼里软和了两分,身体偏了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