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第八百三十八章 只有死亡,才能洗刷耻辱!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2
  • 65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神原千鹤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他的表面看上去颇为淡定,但是其实他内心一点都不平静。 他之前就一直关注着下面的动静,看到二刀堂最强横的吉川长老竟然被一拳打得晕死过去,他整个人内心忽然充满了后

第八百三十八章 只有死亡,才能洗刷耻辱!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神原千鹤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他的表面看上去颇为淡定,但是其实他内心一点都不平静。

他之前就一直关注着下面的动静,看到二刀堂最强横的吉川长老竟然被一拳打得晕死过去,他整个人内心忽然充满了后悔。 如果知道秦阳的背后竟然还有着如此强悍的修行者,他怎么会出卖秦阳等三人,他完全没想到赫赫威名的二刀堂竟然被人家单枪匹马的找上门来直接一拳打爆……龙川太一看着神原千鹤,眼底闪过一抹厌恶,虽然这件事情终究还是因为伊藤小四郎杀了司徒香父母引发,但是如果没有神原千鹤的背叛告发,那这件事情他们怎么都不可能查到真相,也就没有今天的事情了……哪怕龙川太一最后硬扛住了苗剑宫的威胁,没有将神原千鹤交出去,但是二刀堂被苗剑宫一个人单枪匹马挑了的事情却是掩盖不住的,恐怕很快,所有日本的修行者门派都会知道二刀堂的丢脸事情。

背叛者外加给二刀堂引来强敌带来屈辱,这让龙川太一很自然的厌恶上了神原千鹤。

只不过厌恶归厌恶,他却依旧对着身边的两个白发老者点了点头:“保护好他!”那两个老者一左一右的站在神原千鹤面前,戒备的看着苗剑宫,如果苗剑宫出手,那么他们将会第一时间出手相助。 苗剑宫背着双手,就这么施施然的走到了神原千鹤面前。

“你就是神原千鹤,司徒香的仆人?”神原千鹤心情颇为紧张,他唯恐对方忽然暴起给自己一拳,像苗剑宫这样的高手,要干掉他实在是太简单了,甚至只需要小指头这么一戳……“是……不过司徒香已经解除了我们的关系,我们不再是主仆关系。

”苗剑宫嗯了一声:“你为什么出卖他们,我要听实话?”神原千鹤咬咬牙道:“我一直都喜欢司徒香,可是司徒香却只是把我当作他报仇的工具,报完仇后,她便冷漠的解除关系,过河拆桥,我心中愤恨,所以才向二刀堂说了真相,除开他们许诺的条件以外,我增加了一个条件,那便是司徒香必须抓活的,然后交给我处理。 ”苗剑宫了然的点点头:“因爱生恨,是吧?”神原千鹤看苗剑宫说话一直都很平和,心中的紧张也稍微少了两分:“是,如果不是她做的这么绝情,我是不会背叛她的!”“绝情?”苗剑宫脸上流露出两分冷笑:“给人当仆人很有趣吗,觉得很骄傲吗,人家给你解除主仆关系,那对你来说不是好事吗,说不定那是司徒香觉得你为他做了那么多事,对你心怀感激,所以才准备解除主仆关系?”神原千鹤愣了一下,眼光中有着两分迷惑:“不可能的,她性子冷漠,对我从来不假辞色……”“女人的心思,你真的懂吗?”苗剑宫的声音忽然有着那么一丝奇异的波动,他直直的盯着神原千鹤的眼睛,声音也变得颇为柔和:“她一心对你好,你却不领情,还背叛了她,甚至你还想用你自己的方式来毁了他,作为一个男人,你难道就不觉得羞愧吗?”神原千鹤被苗剑宫刚才的话也弄得有些思绪混乱,难道他说的是真的吗,司徒香难道真的是为了对自己好才解除关系的?神原千鹤抬起眼睛,正要看到苗剑宫的眼睛,那双眼睛并不明亮,但是却无比的深邃,就像是两个黑洞,瞬间让他的眼光沉溺其中,整个心神都仿佛塌陷了一般向着这个黑洞里沉.沦。

“……你难道就不觉得羞愧吗?”神原千鹤的神智好像变得混沌不堪,眼光直直的盯着苗剑宫,嘴里低声的呢喃道:“羞愧?是的,我很羞愧,我很后悔,我不该这么做。 ”神原千鹤身边的两个白发老者听到他的话,顿时皱了皱眉头,但是有些忌惮面前的苗剑宫,而且苗剑宫确实也没动手,就是这般说话,他们也只有继续戒备的盯着苗剑宫,等着他把话说完。

苗剑宫脸上露出一丝冷漠的笑容:“对啊,羞愧啊,一个男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活在这个世上根本就是一种耻辱,作为一名拥有武士道精神的修行者怎么能拥有这样的耻辱呢,如果我是你,要是有一把武士刀的话,我一定会用武士刀割断自己的脖子自杀谢罪!”神原千鹤脸上流露出一股如同死人一般的神色,呢喃道:“耻辱,耻辱……”苗剑宫轻轻弹过上半身,凑到了神原千鹤的耳边,再次用无比肯定的声音低声说道:“是的,这是一个男人无法承受的耻辱,只有死亡,才能洗刷这样的耻辱,用武士刀割断自己的脖子,一掌拍碎自己的天灵盖,都是可以的!”两个白发老者听着苗剑宫的话,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再看看神原千鹤,好像也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 左边那个白发老者低声喝道:“神原!”神原千鹤脑子顿时一清,抬起了头,神色有些迷茫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苗剑宫。

苗剑宫淡淡一笑,转头看着龙川太一笑笑:“好,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希望你也遵守承诺,如果我知道你用任何手段对付秦阳,我会再来二刀堂,一拳打死你!”龙川太一面色一变,他作为二刀堂的掌舵人,什么时候被人这般威胁过,可是面对苗剑宫,他却唯有忍气吞声。 修行者,最重要的自然还是实力,拳头大的自然有发言权。 吉川都挨不了苗剑宫一拳,更别说自己了,他说一拳打死自己,那绝对不是说笑!“阁下大可放心,我们二刀堂技不如人,这事自然就到此为止,我们不会追究此事,也会约束伊藤家的人不再追究。

”苗剑宫微微昂头:“你做了一个聪明的选择,否则,下次我再来,可就不会像这次这般光明正大的来了……”龙川太一牙关紧咬,面色低沉,他自然明白苗剑宫的意思。 表明身份登门那是拜访,是切磋,是踢馆,但是如果隐藏身份悄然而来,那就不是简单的切磋拜访了,那是为杀人而来!。

Top